牛奶巷攻胃‧中印包抄

作者: / / 时间:2020-07-23 / / 浏览量: 134次

牛奶巷攻胃‧中印包抄走进又挤又窄又热又多车的中路牛奶巷(Lorong Susu),摄记满脸笑容地举起相机,我则从容打开採访簿準备与老街坊小贩闲聊……,却没料到立即被泼一脸冷水。平日亲切的他们摇头又摇手道:“不必访了,我们不需要‘打广告’,要来的人自动会来,何况人多也不够位子坐。”语气坚定却又有着深深的无奈。而一旁的小贩老伴也带着歉意接口道:“经营了几十年的老档口,味道坚持不变,老食客都喜欢,年轻人那里会在这里吃这幺普通的东西,我们的孩子都不碰啦!”儘管一出击就碰钉子,但记者还是老实不客气地一屁股坐了下来,边吃边聊,结果“街还是老的好”,重人情味的小贩最终敌不过记者的热情,还是与〈光明吃乐园〉分享了古早美味的温情故事。很多槟城人经过中路看到“Lorong Susu”的路牌,都会有两种极端的反应,一就是咒骂几句然后再多走几步冤枉路绕道走开;要不就是心甘情愿的将车子泊得老远,或耐心的左闪右拐挤进窄巷口,或没停车位时耐着性子慢慢等,又或头顶着大太阳或淋着雨,也誓要吃到那熟悉的味道才肯罢休。牛奶巷,是槟岛中路的其中一条小巷,位于古色古香、充满历史轨迹的孙中山纪念馆旁,人声沸腾的热闹时间一般从上午11时至下午6时。小巷子虽只有约150米长,却集各种美食特色于一街,街头是成排的中餐美食,街尾则集满各色印度美食,中印风情交错,让牛奶巷这美食小天堂相映成一幅趣味的画面。“我们也不懂牛奶巷的由来,但听前一辈人说,很久很久以前,放牛的印度老兄总会拖着一头牛到这里来,现挤现买鲜牛奶,之后这条街就被称为牛奶巷了。听说这条街已经有整百年历史,但我也不知是真是假,哈哈!”在这里卖了5年烧腊鸡鸭饭的曾伟淞热情地回应道。说到曾伟淞,这位仁兄可是牛奶巷的“灵魂人物”,小小牛奶巷除了美食和牛奶飘香外,就是他的笑声和歌声,爱讲话爱唱歌的他,总爱穿着潇洒的牛仔裤来上班,他的烧腊鸡鸭可是又香又脆又嫩滑,绝对是“真功夫”。午饭时间一到,站着排队打包的人和坐满店里吃的人一样的多,许多名人闻人也是曾伟淞的常客,吃了一盘美味鸡饭再到对面吃一点传统小食,再来一碗不甜又不腻的陈皮红豆汤,哇,这是一个多幺美丽的午饭时刻。这也就是牛奶巷让人流连忘返的原因。此外,牛奶巷还有一个很有趣的地方,就是路头路尾两个方向有着完全迴异的气氛,一样的人潮,一样的街道,但卖的人和吃的人默契和反应却各有各精彩。这一头鸡饭档总是又吵又挤,卖饭的吃饭的声音一样大;对面那一头,经营了十多年的夫妻档则是手动口不动,默默地煮默默地捧上,而食客也很有默契的静静吃又静静离开。这里的午饭和下午茶时间特别热闹。食客可以先来一碗清肠、透明滑嫩的香喷喷粿条汤,或来一粒外形饱满、香气四溢的传统粽子;吃饱了到街尾的嘛嘛档“唉”一杯经典浓拉茶,人生如此,夫复何求?第一驰名联邦烧腊坚持用炭烧烤从促销员变成一流的腊味师父,曾伟淞经营的“第一驰名联邦”从最初的一间扩充成两间店面,三十多岁的他自有秘诀。“我的鸡鸭烧腊都是用最传统的火炭烧烤,而不用煤气,炭烧出来的鸡鸭又香又滑,而且又健康,麻烦一点也值啦。”只见他刀下不留情,一刀一剁已把鸡鸭斩得“支离破碎”,再俐落的将鸡鸭块往滚烫的油锅里过油,鸡鸭马上变得皮脆肉滑,一口咬下油色四溢,别有一番风味。他说,从鸡鸭、配料到酱汁,他强调的是原汁原味,不加调味料,希望顾客可吃到没经过“加工”的真正美味腊味。顾客留恋的当然不只美食,曾伟淞的风趣,在顾客心中也加了不少分。他风趣得“口中不饶人”,顾客和他就像相识多年的老朋友,双方一唱一和,笑声充斥牛奶巷各个角落。偶而兴起,他还会暂时“放下屠刀”不当“屠夫”,转执麦克风当起歌星,开着店里的卡拉OK,和客人合唱起歌来。罗锦平粽子档传统口味十余年不变粽子档老板罗锦平今年60岁,在牛奶巷卖粽子已有十余年。他卖的粽子,只有两类,即以粟子、咸蛋、虾米、香菇和猪肉5种材料为馅的肉粽,以及用咸猪肉和黄豆裹成的豆粽。“棕子的确可以玩很多的花样,但我做的棕子数十年来就只这几样,总觉得传统的粽子口感最棒,感受最好,对我来说,吃其实也是一种怀念的情感,能吃到熟悉的味道,就是最完美的感受。”他每早四时準时起身包裹棕子,花多一份心思和时间处理的糯米和粽叶清香都完全渗到粽子里,他说,粽子很“坦白”,从味道和口感就可看出你付出了多少的诚意。罗锦平9岁就开始跟着父亲卖粽子,他做出来的红豆汤也是一绝。“我的红豆汤一定会放陈皮和糯米,甜而不腻,那味道一闻起来,就知道是我亚平独有的红豆汤。”而他的芋头糕,也绝对是重芋头甚于麵粉。他说,做生意诚意一定要够,真心来做出的食物,食客也一定能感受到。郭氏粿条汤粿条软滑汤鲜甜很多人专程到牛奶巷,只为了吃一碗鲜甜软滑的粿条汤。没特别加料,也同样不玩花俏,就是简简单单的几粒鱼丸和肉片,但吃下去的口感却是那幺的与众不同,很有咬劲,汤底浓醇,却不油腻。同样在这里经营了十多年的郭老板说,吃粿条汤最重要是汤底,只要汤煮得好,粉就会好吃,所以汤方面一定要下足功夫。就像他煮出来的粿条,熟却不烂,且带点韧性,用鸡骨熬的汤底也甜美爽口,配上透明滑嫩的粿条,实在好吃。尤其是热腾腾端上桌时,浓郁的香味立即扑鼻而来,就算天气再热,心情也马上变得凉爽。最重要的是,郭氏的粿条汤里有一种多年以前大家都熟悉的传统粿条汤味道,简简单单一碗又香又浓的清汤,下点鸭肉、鸭血和猪肠,类似熟悉的味道,好像寻回了遗失的记忆。/副刊‧报导:林春莲‧2008.03.21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