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产恐怖游戏到电影改编:《返校》如何重构叙事?

作者: / / 时间:2020-06-26 / / 浏览量: 745次

上映于2019年的《返校》为导演徐汉强第一部剧情长片,该部电影改变自2017年的同名国产恐怖游戏。于此之前,徐汉强所导演过的作品也大都与游戏有所关联。无论是2004年《第十五伺服器》还是2005年《请登入线实》,皆以线上游戏作为主题发想,在虚实的交替间,构筑出似真似假的世界观。

国产恐怖游戏到电影改编:《返校》如何重构叙事?

2017年的《返校》游戏是一款以恐怖冒险为主题的解谜游戏,其中仰赖大量的道具和资讯去推动剧情的发展。因此,在电影改编上,也面临着要如何转换叙事方式去阐述剧情。徐汉强对此表示,游戏和电影间的差异性在于,「说故事的逻辑」有所不同,因此要如何重组剧本,重新诠释故事便是电影改编的重点所在。

电影场景:立基于非写实性

在电影场景的设计上,同样採取虚实相间的构建,主角们身处的校园是立基于真实场景却添加许多意象元素的。像是在荒废的校园里,走廊上被贴满了大大小小的封条,显示出该位址的封闭性。而在残破的礼堂里,天花板上吊挂着数名读书会里的学生,暗示着隐藏在校园里曾发生过的血腥镇压。这些着墨于细节描绘的美术设计,凸显了该空间存在于异次元特性,而非是现实的位址。因此可说,《返校》作为一部描绘戒严时期的电影文本,但其中的非线性叙事和不採用历史写实的手法,以「意象式」的渲染,构筑出一座囚禁心灵、製造心理恐惧的牢笼。

角色形塑:魑魅魍魉的象徵意义

除了场景构建外,电影中出现的魑魅魍魉也是有其象徵意义的,如同游戏中的反派角色般,追补着在校园里躲藏的方芮欣、魏仲廷。身材高大、行动僵硬且身着军装的魑魅魍魉,以机械音不断的放送着:「检举匪碟,人人有责。」凸显国家机器在戒严时代中的政治镇压,并藉由人机混合的鬼魅形象,反讽着白色恐怖时期的僵化政治。魑魅魍魉的脸部以一面镜子所构成,而当怪物反射出校园里学生的样貌时,人人都是套着「行刑式」的麻布头套。在怪物的视角中没有人是无辜的,每个人都将可能是受政治胁迫的被害者。无论是读书会里读着禁书的学生,还是爱国爱党、只是拿了几次私菸的高伯伯,甚至是方芮欣那高权重的军人父亲,毫无例外的都是党国所整顿的对象。在1991年《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》中,小四的父亲在遭受到警备总部的刑求后,而活成了畏畏缩缩的懦弱样子,证成了如果想要在时代阴影中生存下来,恐怕也只能顺服于威权体制。

电影叙事:双线叙事

《返校》电影版在文本的编排上採取了双线的叙事结构:第一条叙事线以当时回忆为主,第二条叙事线为方芮欣从书桌前醒来后的剧情发展。在第一条叙事线中的视觉画面以温暖的橘红色调为主,如同浸润于阳光里一般,彰显着学生们对于自由的嚮往、方芮芯与老师甜蜜的恋情。反之,第二条叙事线中的画面则被浓重的冷色调所取代,校园里的一切形同荒芜,显示着在禁书事件过后仍阴魂不散的历史包袱。电影中最重要的核心价值是「勿忘历史」,当方芮欣不断历经死亡轮迴后,她必须铭记过往的教训,才能获得自我超脱。

结语

《返校》电影版的上映,开拓了新的电影片种,作为一部恐怖电影,其不刻意的渲染血腥,而真正令人毛骨悚然之处,是那段压抑且窒息的恐怖时代。《返校》藉由重返历史现场,去挖掘那段被禁止、不得言说的黑暗记忆,这是属于这片土地的故事,也是我们不能忘却的故事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